荷叶酥

【谷侠】三十题系列 美术三十题

      作为一个设计狗要尝试一下写回老本行。。。嗯第一题:
1.从1H开始加深的硬度。
      文申侠书桌的抽屉里有一盒素描用铅笔。
从4H到8B,铅芯质地从坚硬到柔软,笔画浓度从清淡到浓重。
      他一向觉得画什么人就要用什么样的铅笔。从前画天恩,他用2B起稿,手指动作地很轻。他看不见,但他摸过天恩的脸,柔和细腻,嘴角微弯出一个活泼的弧度,就像他手下2B铅笔的触感,沙沙、沙沙,铅芯摩擦在纸上,画出黑白分明,落下道道温柔的灰。
      后来天恩真正离开了他,离开了这个世界,他把那盒已经削好的铅笔收进了抽屉深处,慢慢忘却,直到有一天,一个朋友,他的室友谷一夏谷大侦探,喝醉了躺倒在地毯上,拽着他的睡衣裤腿要求给他自己也画一幅画。
      “一定要帅!”谷大侦探强拽着文申侠把人从站着扯到蹲着,握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。
      “摸一下,很帅!是不是!”
      纠缠了半个小时无果,文申侠终于妥协。他手里拿着纸和笔坐在和地毯亲热的谷一夏边上,觉得无奈且莫名其妙,为什么这个家伙喝醉了不去骚扰别人却只想找他画画?是心血来潮还是肖想已久?不过……就算平常来要,软磨硬泡之后,自己还不是一样会给他。
      谷一夏的脸是带着棱角的,颌角有点方,下巴的皮肤有短短的胡茬……往上摸,鼻梁挺直,眉毛很浓,眼睛……眼睛一会儿睁地很大,一会儿又眯成了一条缝。
      文申侠的手指停留在谷一夏扇动的睫毛,无奈地道,“困了就睡,既然答应了我就会把你画完,不会食言的。”
      手下的睫毛扑朔了一下,他能感觉到对方的眼睛一下睁大了,谷一夏用一种强撑的语气叫起来,“不行!不困!不睡!”转而又嚷嚷,“闭上眼,你摸不到,万一干脆不画了怎么办。”
      文申侠呆滞了一下,他不太敢想像自己画了一个脸上没有眼睛的谷一夏会是什么样。
      谷一夏又昏睡过去了。
      文申侠仔细地摸到铅笔上缘的商标和刻痕,1H。
      很适合谷一夏。
      从1H开始,笔端摩擦在纸上划出略略粗砺的刮擦声,细微,又好像湖面上第一层涟漪一样悸动。
      沙、沙,他不像熟悉天恩一样熟悉谷一夏的脸,有时候还要再伸手去触碰一遍才能确认,先有了一个浅淡清晰的轮廓,然后确定了额头的比例,眉眼的高低,鼻子的位置起了重要的参照作用,下面是形状分明的嘴。
      哈,谷一夏刚刚是从嘴里吐了个泡泡吗?
      文申侠嫌弃地把手指粘到的口水抹回gogo身上,换了一只铅笔。
      2B铅笔铺陈明暗,文申侠用大量的线条拼凑谷一夏脸部的阴影,眼窝深一点点,鼻梁高一点,眉毛好像弯弯,嘴巴不大不小,脸颊上好像还有酒窝?文申侠又用手戳了戳,那块凹陷更深了,睡梦中谷一夏笑了一下,好像是在尽量配合地告诉文申侠他的酒窝在哪。
      嗯,谷一夏这个家伙平常对自己的脸这么自信,看来还是有点资本的嘛。
      文申侠收回手,这次更加确定了,谷一夏的模样浮现在他脑海,从一个模糊的影子变成一个活生生会动会笑的英俊青年。
      “简直Fit过London!”gogo说他口头禅的样子好像就在眼前,文申侠有点嫌弃,又有点想要放纵这个朝气和痞气具备的家伙,正义感爆棚就算了,不过在社会里摸爬滚打几十年竟然还是很天真,有时候真的让文申侠不能理解。
      换了4B画幽深的眸子,一个像gogo这样精力充沛的人应该有一双清亮逼人的眼睛吧,然后加深脖颈部的阴影,把脸部衬托地更加立体,还有头发,文申侠猜gogo应该有染过头发,不过管他呢,反正自己也看不见,就画成浓黑浓黑的好了!这才是健康的发色!
      他的指尖轻轻蹭过纸张,感受纸面上笔画的力度和黏连的铅笔灰末,觉得应该差不多,身旁gogo肆无忌惮地打着鼾,文申侠收好画笔,把画板放到一边。
      “醒醒,去床上睡。”文申侠摸索着拍谷一夏的脸,“起来。”
      谷一夏反手拍他,一把摸在文申侠的胸上,发出一种猥琐的笑声,“哈哈小妹妹胸好有弹性,尺寸好像也还OK喔。”
      文申侠捏死他的心都有了,拍开谷一夏的魔爪爬起来,“算了,爱睡哪睡哪!刚刚才觉得你可爱了点,真是一秒就露出原型。”
      他带着画具回房,把那张画留在了客厅。

      半晌文申侠气冲冲从房里抱出一捧被子,以撒网一样的手法糊了谷一夏一脸。

End.

评论(10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