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叶酥

【谷侠】爱的故事上集03

说点无关的_(:з」∠)_:昨天约了小伙伴去798看展,回来就加班后遗症一觉黑甜乡,没想到啊没想到,圈里太太一顿猛更戳中了我各种萌点虐点,妈惹感觉自己压力好大。
         顺便强烈推荐一下佩斯北京正在办的一个展,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,灯光变化美到爆,适合拍照,建议穿浅色去,深色拍照基本上会被埋没。
        去的话几个动态厅一定要看。
        重点,要在上午或者刚刚中午人少的时候去,人多的话十分破坏气氛。不过工作日似乎比周末好一点,人没那么多。
        好了下面更文。


         到了事务所楼下正巧遇到癫姐同盲侠出了电梯,癫姐看见文根鹰露出了犹豫的神色,很明显她也没想好要怎么同盲侠说。
        但盲侠已经很敏锐地感知到了gogo和文根鹰的存在,他停下脚步在原地站住了。
        gogo只好硬着头皮拉文根鹰上前。
        “喂盲侠,今晚有什么安排?不会还去癫姐的酒吧吧,每晚都去好无趣的~不如今天我们换个地方,我想癫姐不会介意的是吧!”gogo向癫姐打着眼色。
        酒吧现在正是开始忙碌的时候,灯红酒绿红男绿女,既然有文根鹰在这,去酒吧当然就不太合适了。
        癫姐伸拳头威胁性地朝gogo挥了挥,口里却装作爽快地样子答应着,“当然可以啦!不如我们先找地方吃饭喝茶啊,查了一天资料,中午也只是随便吃了点外卖而已,现在真快要饿死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文根鹰听了,急忙将手里的饭盒递上去,这是他在小侠以前最爱吃的一家西饼铺买的,怕拎在袋子里会压坏,他还专门买了盒子装好带来。
        这家的西饼生意很红火,包装用心,点心也美味,开门的时候奶油和烘培的香气可以传出很远。
        从前文根鹰虽然工作勤奋却挣不多,他们家过得并不宽裕,吃顿肉都要让来让去,更何况给小侠买那些填不饱肚子的零食,这种糕饼也只是逢年过节买来待客用而已。小侠第一次吃的时候十分喜欢,断言这是全世界最好吃的西饼铺,不断嚷着第二天要再去买,他当时哄着答应了,然而第二天,他怕小侠路过那家店会闹着要吃,就带着小侠特意绕过那家店走了更远的路回家。
        这样过了一个星期,小侠似乎终于懂得文根鹰的用意,有一天他牵着文根鹰的手主动拉他往这边走,却在路过这家店时看也不看地走过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虽然此后逢到过节他们再买这家的西饼,小侠仍然会十分珍惜地把包装袋子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文根鹰回去找从前住过的房子,路过那家店在展示柜旁看了很久,恍惚间小侠就站在右手边跟他一起呆呆望着,他抬手要去拉小侠的手,才发现那只是个别人家的孩子,并不是他的小侠。他的儿子小侠早就被自己亲手抛下,孤独无助地结束了稚嫩的童年,摸索过青涩的少年,他错过了那么多时间,转眼已经三十年。
        三十年,河东都可变成河西,更何况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眷恋。
        他进店把各种糕点都买了一些,然后蹲坐在街角对着那间铺子呆望了很久。

        癫姐把盒子接过来打开,糕点甜腻的味道在空气里扩散,文根鹰嗫嚅着嘴唇,他想说“侠仔,老豆给你买了你最喜欢那间铺的糕点”,然而想说的话都嘴边上,他却抖索着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癫姐似乎明白文根鹰的意思,她从盒子里拿起一块糕点递到盲侠嘴边。
        “这里有些糕饼,就当下午茶先吃一点吧。”
        她没有提是谁带来了糕点。
        盲侠的面色很冷,癫姐和gogo本以为他会拒绝,却见他轻轻吸了吸鼻子,随后嘴角露出了一种微妙的笑意,接过那块糕点。
        癫姐如释重负,把盒子向gogo递过去,“来来来大家一起吃。”
        几个人站在电梯门口一人拿了一块糕点,gogo看了一眼文根鹰,他看着盲侠的眼神里是分明的欣慰和如释重负。
        总算有了点进展,gogo心想。
        癫姐和gogo正要吃,盲侠却突然开口,“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吃,糕点已经不新鲜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文根鹰愣了一下,下意识闻了一下盒子里,早上还十分新鲜的糕点,到了傍晚竟已经有了一股怪味。
        “这么热的天气,这种点心放在盒子里闷了一天,不新鲜也不奇怪吧。”文申侠仍然带着那种奇怪的笑意,朝着文根鹰的方向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文根鹰呆呆地看着他,觉得有股热意慢慢涌上了眼框,他冲动地上前要夺过盲侠手里的点心,却被盲侠微微侧身躲过了。
         文申侠咬了一口糕点,皱了眉缓缓咀嚼了两下,然后咽了下去。
        “三十年前的东西,现在我勉强吃过,很难吃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文先生,再遇见你大约是命运的玩笑,我无法拒绝,只当是我吃下去这糕点的第一口,然而这糕点既然已经变质,我不准备再吃下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把手里剩下的糕点用纸巾包好扔到就近的垃圾桶,然后冲着癫姐和gogo点头,“Sorry今晚我还有别的安排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    gogo去追盲侠,癫姐追出几步,想想还是没法放任文根鹰不管,只好留下来陪他。
        文根鹰还站在原地,他从盒里拿起糕点咬了一口,甜还是甜的,然而那种自然的香气掺杂了别的什么味道,浓烈,怪异,让人微微有点反胃,好像已经不是他记忆里的味道。
        其实只是轻微的变质而已,从前小侠跟着他,他工作忙,没空花时间在一天三顿饭上,出去吃也是一大笔花销,所以经常一顿多做点,下一顿就吃上一顿的剩饭剩菜,习惯了也没什么问题。
        文根鹰抱着手里的糕点盒子,靠着墙缓缓滑坐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他这么一个老男人蹲在墙角放声大哭很惹人眼球,路过的人指指点点窃窃私语,被癫姐瞪一眼又急忙转头走开。
        这世界上每天都有那么多伤心人,有人犯错,有人懊悔,有人被抛弃,也有人去找新的开始。
        夜色已经降临,文申侠坐在gogo摩托车的后座上,他看不见,却感觉得到温度的变化,空气凉爽下来,摩托车一路轰鸣着破开空气的阻力,用gogo的话说,应该有大过了F罩杯的风扑面而来。
        别人都说,人是赤条条一个活在这个世界上,能依靠的最终只有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文申侠深以为然,失去身体感官的一部分都没阻止他好好地活下去,只是失去一个抛下他离开的人而已,又能阻止得了他什么呢。
        他松开gogo的腰,微微伸出一只手去感受这风。
        终于要结束了,这个多事的七月。

tbc.

评论(18)

热度(26)